序章-藍金(三)

  「岳凱走吧,我跟你說啊,剛剛我跟萱筑聊得很開心喔,她……」

  不知不覺岳凱沉浸在思考接下來的拍攝地點與構圖等等,畢竟這對岳凱來說可是難得的大單,務必要追求完美耳邊傳來的聲音漸漸模糊在風中。

  「岳凱到了!岳凱?你有在聽我說話嗎?」語玲轉過頭用懷疑的眼光打量著岳凱

  『恩?當然有阿!我有聽到妳說話。』

  「那我剛剛說了什麼?」語玲挑了挑眉語氣不善的問著

  『……今天天氣真好啊』岳凱扭過頭看向試圖從雲層中探出頭來的太陽

  「李!岳!凱!你完蛋了!」語玲說完氣沖沖地走進藍雨旅館。

  岳凱單手扶額嘆了口氣之後,雙手拖著兩個沉重的行李緩緩走了進去。

  進入房間後,淡藍色的海浪自牆壁席捲門口,白色的衣櫥靠在牆角,兩卷細碎的泡沫自窗戶上沿滑落構成淺藍色的窗簾,兩滴紡錘狀的水滴垂在淡青色書桌上的植物盆栽

  8坪大小的空間有幾隻白海豚在地板上嬉戲試圖游出地毯的框架,以及最後浮冰般漂在海上的兩張整齊白淨的單人床,還有在床上生悶氣的某生物。

  ------------------

  語玲喜洋洋的走出了藍雨旅館,就在岳凱答應帶她去吃85℃的冰沙之後,剛剛的怒氣早已被冰砂澆熄。

  『妳是怎麼找到一個月4000可以住到這麼好的地方啊?』岳凱將手中的冰沙遞給語玲

  「因為是教授有事走不開派我來的,他剛好有朋友在這開民宿,就用兄弟價幫我訂了半年長租啦!不然靠那微薄的研究生費哪來的錢讓我付房租阿!」語玲咬著冰沙的湯匙說著。

  『說的也是,不然我們明天先去水試所看看情況吧!』

  --------------------

  水試所正門口有一個大大的鱟躍騰其上十分醒目,沿著臨海小路向前,看到了一位穿著制服的中年男子站在路中央。

  「請問您就是林技士吧,您好我是楊教授派來的研究生語玲,旁邊這位是岳凱。」語玲爽快地打著招呼。

  「嗯!妳們好,年輕真好啊!充滿活力,我們邊走邊說吧!」林技士左手向前做了個邀請的動作後便帶頭往前走。

  「林技士請問那七隻綠蠵龜的情況如何?」語玲看了看筆記後抬頭看向林技士。

  林技士指引著兩人走向一座復育池,「請進入這座復育池,妳們看池子中央懶洋洋趴在石頭上的就是牠們,目前HR/RR穩定(※註1),但四肢無力、食慾不振經獸醫檢查並無感染現象。[1]

  「所以排除感染的狀況但是看起來還在虛弱期,難道是近期屢破紀錄的高溫造成的呢?」語玲手上的筆尖在紙張上飛舞陷入了思考。

  「不排除這種可能,但是那天在沙灘上被我們發現的時候,除了有兩隻被釣魚線纏住之外妳們看這裡。」

  林技士的食指指著左邊數來第二隻的綠蠵龜。「注意看他的頭部右眼位置以及右手前緣。」

  「那是傷痕?網格狀的傷痕,是漁民嗎?」語玲停下了抄寫的動作,凝神的望著林技士所說之處。

  「不,沒這麼簡單絕對不是漁民造成的,妳看那些網格傷痕的周圍帶有一絲絲黑色的紋路,那是高壓電流通過造成的痕跡。」岳凱頓了頓接著說。

  「而且網子的網眼間距至少8公分,說明不是拿來捕小型魚類的,而金門位處大陸棚邊緣鮮少有大型經濟魚類經過,會使用這種漁網不太尋常。」岳凱推了推眼鏡緩緩說道。

  林技士笑著說:「這位小朋友分析的不錯,但還是有幾點要補充一下,首先使用電魚方式捕魚是不合法的,其次中大型魚類是基本上不會使用電網的。」

  「一來網子太大相對的海水也是導體分布的電流就會減小,此外大型魚類本身肌肉更強壯需要更大電流才能電暈,因此兩相疊加基本上直接網會比用電的有效太多。」林技士摸著下巴補充了一下。

  「那這群人為什麼要冒著風險捕捉保育類綠蠵龜呢?」語玲搔了搔頭,眉頭快打成了結。

  「這件事我們也還在調查,不過若是妳們想調查這件事務必注意自身安全,畢竟不論是電網或是獵捕保育類動物的行為不是一般人所為。」

  ===================

[1] HR:Heart rate心跳速率。  RR:Respiratory rate呼吸速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