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藍金(四)

  語玲和林技士約好接下來一周會來觀察綠蠵龜恢復情況,岳凱卻說要先去慈湖踩一下點,尋找最佳位置畢竟他不是一個喜歡與鳥友人擠人的人。

  第二天當岳凱睡醒時語玲已經出門了,悠閒的打理完自己看了一下手錶,時針和分針站立著擁抱

  岳凱在中興市場用碗粿安撫了自己的肚子之後,買了個章魚嘟嘴的吊飾便往慈湖的方向騎去,畢竟慈湖最美的就是夕照,鸕鶿的剪影與夕照共舞想必會是道絕景,因此在下午去勘驗場地想必會比較有參考價值。

  岳凱坐在慈堤旁的觀夕平台已經三個小時了。

  只見岳凱雙手平穩地快速下移鏡頭進行動態追焦,「嚓嚓嚓嚓」的聲響連綿不絕,最後將一隻魚鷹俯衝捕魚後拉升的畫面裝進照片。

  岳凱呆呆地望著慈堤上的人來人往,深深嘆了口氣「總覺得少了點什麼,慈堤左側的大海日照斜映縱然很美,但似乎有些太空曠且少了一種感覺,更不用提當日肯定會多了許多人,想必美感會大打折扣。」

  思及此岳凱決定在附近找尋一下,不知不覺晃到了三角堡,聳立的戰車被柔和的夕照映出一層肅穆,拉長的背影就像父親的背影將熾熱的光芒阻擋在身前,將和煦的暖意留給你

  走上三角堡想看看較高的地勢拍起來的效果,乍看之下比起慈堤略好,走進碉堡室內一陣談話聲在牆壁間迴盪。

  「于衣歸……基數。」岳凱不以為意繼續走,想拍拍內部碉堡的樣子。

  「大量……電擊大龜……錢……捕撈。」岳凱聞言注意力瞬間被吸引到耳邊,緩緩走向鐵欄杆窗戶假裝要拍照。

  「這次……利用……聚集機會……手。」然而聲音卻漸行漸遠

  岳凱一急馬上轉身往出口跑去,結果突然吸了一大口氣不自覺的被碉堡內部的陳年粉塵嗆到,好不容易咳完之後,走出碉堡已經見不到一絲人影

  岳凱不死心地從碉堡左側樓梯走到剛剛的鐵欄杆外,卻是沒有看到任何線索

  正當他想繼續往前走時,一抹白色在石階邊緣與草地的縫隙探出了腦袋,岳凱撿起紙條之後定晴一看卻是一串字母。

  「Bad Bier Bsis, Awash Ash Orb.」

  「什麼意思?壞棺材的基礎,清洗灰燼寶珠?」岳凱想了一陣子還是沒有頭緒就先繼續繞著碉堡走,最後還是一無所獲,隨著太陽漸漸西沉只好踏上歸途。

序章-藍金(三)

  「岳凱走吧,我跟你說啊,剛剛我跟萱筑聊得很開心喔,她……」

  不知不覺岳凱沉浸在思考接下來的拍攝地點與構圖等等,畢竟這對岳凱來說可是難得的大單,務必要追求完美耳邊傳來的聲音漸漸模糊在風中。

  「岳凱到了!岳凱?你有在聽我說話嗎?」語玲轉過頭用懷疑的眼光打量著岳凱

  『恩?當然有阿!我有聽到妳說話。』

  「那我剛剛說了什麼?」語玲挑了挑眉語氣不善的問著

  『……今天天氣真好啊』岳凱扭過頭看向試圖從雲層中探出頭來的太陽

  「李!岳!凱!你完蛋了!」語玲說完氣沖沖地走進藍雨旅館。

  岳凱單手扶額嘆了口氣之後,雙手拖著兩個沉重的行李緩緩走了進去。

  進入房間後,淡藍色的海浪自牆壁席捲門口,白色的衣櫥靠在牆角,兩卷細碎的泡沫自窗戶上沿滑落構成淺藍色的窗簾,兩滴紡錘狀的水滴垂在淡青色書桌上的植物盆栽

  8坪大小的空間有幾隻白海豚在地板上嬉戲試圖游出地毯的框架,以及最後浮冰般漂在海上的兩張整齊白淨的單人床,還有在床上生悶氣的某生物。

  ------------------

  語玲喜洋洋的走出了藍雨旅館,就在岳凱答應帶她去吃85℃的冰沙之後,剛剛的怒氣早已被冰砂澆熄。

  『妳是怎麼找到一個月4000可以住到這麼好的地方啊?』岳凱將手中的冰沙遞給語玲

  「因為是教授有事走不開派我來的,他剛好有朋友在這開民宿,就用兄弟價幫我訂了半年長租啦!不然靠那微薄的研究生費哪來的錢讓我付房租阿!」語玲咬著冰沙的湯匙說著。

  『說的也是,不然我們明天先去水試所看看情況吧!』

  --------------------

  水試所正門口有一個大大的鱟躍騰其上十分醒目,沿著臨海小路向前,看到了一位穿著制服的中年男子站在路中央。

  「請問您就是林技士吧,您好我是楊教授派來的研究生語玲,旁邊這位是岳凱。」語玲爽快地打著招呼。

  「嗯!妳們好,年輕真好啊!充滿活力,我們邊走邊說吧!」林技士左手向前做了個邀請的動作後便帶頭往前走。

  「林技士請問那七隻綠蠵龜的情況如何?」語玲看了看筆記後抬頭看向林技士。

  林技士指引著兩人走向一座復育池,「請進入這座復育池,妳們看池子中央懶洋洋趴在石頭上的就是牠們,目前HR/RR穩定(※註1),但四肢無力、食慾不振經獸醫檢查並無感染現象。[1]

  「所以排除感染的狀況但是看起來還在虛弱期,難道是近期屢破紀錄的高溫造成的呢?」語玲手上的筆尖在紙張上飛舞陷入了思考。

  「不排除這種可能,但是那天在沙灘上被我們發現的時候,除了有兩隻被釣魚線纏住之外妳們看這裡。」

  林技士的食指指著左邊數來第二隻的綠蠵龜。「注意看他的頭部右眼位置以及右手前緣。」

  「那是傷痕?網格狀的傷痕,是漁民嗎?」語玲停下了抄寫的動作,凝神的望著林技士所說之處。

  「不,沒這麼簡單絕對不是漁民造成的,妳看那些網格傷痕的周圍帶有一絲絲黑色的紋路,那是高壓電流通過造成的痕跡。」岳凱頓了頓接著說。

  「而且網子的網眼間距至少8公分,說明不是拿來捕小型魚類的,而金門位處大陸棚邊緣鮮少有大型經濟魚類經過,會使用這種漁網不太尋常。」岳凱推了推眼鏡緩緩說道。

  林技士笑著說:「這位小朋友分析的不錯,但還是有幾點要補充一下,首先使用電魚方式捕魚是不合法的,其次中大型魚類是基本上不會使用電網的。」

  「一來網子太大相對的海水也是導體分布的電流就會減小,此外大型魚類本身肌肉更強壯需要更大電流才能電暈,因此兩相疊加基本上直接網會比用電的有效太多。」林技士摸著下巴補充了一下。

  「那這群人為什麼要冒著風險捕捉保育類綠蠵龜呢?」語玲搔了搔頭,眉頭快打成了結。

  「這件事我們也還在調查,不過若是妳們想調查這件事務必注意自身安全,畢竟不論是電網或是獵捕保育類動物的行為不是一般人所為。」

  ===================

[1] HR:Heart rate心跳速率。  RR:Respiratory rate呼吸速率。

序章-藍金(二)

  「語玲走吧!我們準備下船。」聽到廣播之後岳凱轉身對著身旁的女子說著。

  語玲蹦蹦跳跳的下船後興奮地四處張望,「沒想到都4年沒回來了這裡還是沒什麼變化,不過我還是喜歡這裡空氣中混雜著的魚腥味,比起一般的海水更貼近海洋生物。」

  「那我們接下來是先去金城鎮的旅館嗎?」岳凱順手拉著被語玲遺忘在一旁的行李順便往前走。

  「沒錯!等我們放完行李再做打算。」語玲跟了上來後邊走邊看著筆記本上的計劃。

  岳凱趁機觀察了一下略顯陌生的水頭碼頭,今年人潮好像比往年多不少,可能是隨著小三通的開通產生的影響吧。

  「啊!」

  「走路小心點!」

  伴隨著女子的驚呼與男人粗魯的碎念,在下船處一名行色匆匆的男子拖著銀色行李箱,撞倒了另一位準備走出碼頭的女乘客。

  「妳沒事嗎?有沒有受傷?」語玲見狀馬上蹲下扶著女乘客。

  與此同時撞倒女子的男子扶了下歪掉的草帽罵咧咧說著:「小女生走路小心點阿!我趕時間就不跟妳計較了。」

  語畢拍了拍貼著卡通貼紙的銀色行李箱,有幾張貼紙有藍色的染料飛濺其上,整個行李箱略顯破舊與男子時髦的穿著有些不搭。

  岳凱目送男子搭上了金虹客棧的民宿接駁車匆匆離去,一旁的語玲扶著女乘客站了起來。

  「不好意思讓你們擔心了,我沒有受傷。」被撞倒女子這才回應起語玲的詢問。

  「妳好,我是語玲,那邊那位是岳凱,我們正打算搭計程車去金城車站,妳要一起搭嗎?」語玲熱情的問。

  「這……不太好吧,這樣不會影響妳們嗎?」女子顯得有些害羞。

  「不會!完全不會,一起走吧!岳凱麻煩你幫忙叫一下計程車」

  「那……那好吧。」

  將行李搬上計程車的後車廂之後岳凱坐上了副駕,和司機說完目的地之後窗外的景物緩緩向後倒退,岳凱看著窗外乾淨的道路與整齊的行道樹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和壅擠的都市有鮮明的對比。

  在開過一片林蔭之後岳凱轉向司機「大哥請問一下,最近金門是不是多了很多遊客,感覺跟幾年前不大一樣。」

  「年輕人很久沒來了吧,自從小三通之後金門的遊客與陸客一天比一天多啊,想想十幾年前路上幾台車都看不太到,哪像現在幾分鐘就看到一輛吶。」司機略顯感慨。

  「那請問最近有什麼活動或是值得一提的事呢?我們打算在這待幾天。」岳凱一邊翻著導覽手冊一邊詢問。

  「那你們可問對人了,兩周後有一個碉堡藝術節不但有沙雕、明星表演、還有火燒碉堡的燈光秀呢,與此同時這一個月的期間還有各式活動陸續登場,你們來的正是時候。」司機說著說著話風突然一轉。

  司機停頓了片刻才緩緩說:「不過最近倒是真有件怪事,最近後豐港的魚群似乎有集體暴斃的跡象,但似乎不是氣候等因素造成的,你們如果有興趣可以去那邊問問『守鱟人』洪德舜。」

  「『守鱟人』?好奇怪的稱號。」語玲好奇的問道。

  「那是因為每年在6-9月是鱟的繁殖期,洪德舜為了守護上岸產卵的鱟不僅成立保育協會,更是自發舉辦導覽活動、拯救被困漁網的鱟等等行為得來的雅稱。」

  「原來如此,那在請問您知道鸕鶿嗎?實不相瞞我最近接了鸕鶿方面的拍攝委託,除了慈湖之外請問您知道其他比較好的地點嗎?」岳凱舉了舉掛在胸前的相機。

  「鸕鶿阿,這我倒要想一想,恩——除了烈嶼上面有不少之外大概就是太湖周圍吧,建議你可以去這兩個地方碰碰運氣,除此之外金城鎮也到啦,一共130元謝謝惠顧。」司機尋了個路邊江著緩緩停下。

  「那我們也就此分別吧,再次感謝你們邀我一起搭車,語玲隨時歡迎你們來找我。」下了車後,女子把被風吹亂的長髮撥到耳後便轉身離了開去。

  「好的!萱筑我們會去找妳玩的!跟妳聊得很開心喔。」語玲興奮地墊起了腳尖邊揮手邊說著。

序章-藍金(一)

        活潑的陽光蒸騰著水氣,燠熱的空氣彷彿凝固了般在水面上扭曲著,波浪規律地推進間闖入了一艘不速之客,潔白的船身像是一絲不苟的貴族老爺,緩慢卻莊重的穩步前進,不疾不徐但步距如一,這時一道聲音劃破了這深沉的畫面。

        「天啊!岳凱快看是中華白海豚啊!牠們在西台灣海峽大約只有100隻的群體,今天居然可以看到牠們的身影。」高亢的叫聲透過望遠鏡傳來。

        「不行,這個機會我絕對不能錯過,船長,我要找船長叫他改道。」女子著急地說著。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一臉焦急的女性準備往船首方向移動時,一隻黝黑的手拉住了一顆浮躁的心。

       「大小姐如果妳不想被丟進海裡,陪白海豚游蝶式的話最好安靜坐好。」語畢男子用眼神瞥了隔壁緊緊抱住孩子的婦人,以及緩緩靠近的船務人員。

        「可是……可是這機會實在太難得了,不行我還是要去試— —嗚嗚。」女子說到一半的話語嘎然而止,四肢劇烈的掙扎著想把摀住嘴巴的手挪開。

        「附近的乘客不好意思,我同伴他剛剛做了噩夢現在渾渾噩噩的,請大家不要在意。」男子一邊架著女子回座位,一邊選擇性的無視掉隔壁婦人的滿臉不相信。

  安頓完女子,男子看著窗外漣漪般向外蕩漾的牽引浪,思緒被捲入回憶的漩渦。

  ---------------------

  夏日的午後,微風輕梳樹的秀髮。

  『怎麼突然想去金門?妳不是好幾年沒去過了嗎。』枝葉間傳來男子的聲音。

  「我指導教授跟我說,有7隻綠蠵龜疑似迷航在海灘,現在在金門水試所,要我去協助一下,順便研究接下來半年牠們的洄游情況等等,所以只好出發拉!」

  「而且你知道嗎?就在幾天前新聞報導有漁民在那附近看到發藍色螢光的生物,據說已經是第三次有人看到了,我一定要去調查一番說不定因此我論文的瓶頸能就此突破。」女子信誓旦旦地揮舞著拳頭。

  --------------------

  「岳凱你看!是戴勝鳥阿!」女子尖銳的聲音把男子從回憶中拉回。

  「哇!居然在靠岸前看到了戴勝鳥自左而右掠過船舷彷彿在歡迎我們的到來,運氣太好了!簡直就是象徵著我們此行一定能達到目的。」女子興奮的捏緊了拳頭。

  「各位乘客金門已經到了。」斷續的語句從外表佈滿鐵鏽的廣播中傳了出來。

 

備註:戴勝鳥頭頂華麗的五彩細羽,嘴巴尖而細長,羽紋細緻柔順,個性機警且忠貞,自古以來就是宗教與傳說中常出現的鳥類,是以色列的國鳥,在中國戴勝鳥象徵祥和、美滿快樂